樱味世纪

钟爱脸超白的色调且一时半会改不回来(。í _ ì。)

【南烟斋笔录-昙逝】定不负相思意

--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        烟花易冷,昙花易逝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点点幽香逝了,雪白的花朵化作残影,一星半点都未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 朔睁眼的刹那,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凤冠霞帔,嫁衣如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果然跟我梦中的的一样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我还来不及与你说,我最想看见的只有你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痴痴地念着,望她还能听到,

         “傻馥儿,你若要留于我心中,只便留个虚幻的念想罢。倒是好好站在我面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都是我,”母亲的念想他并非全然不知,原想着自己能保护她的,却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少女攥禁了衣角,似是被他这一番话抽尽了力气。纵是极力控制,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瞬,却还是忍不住泣出了声,落了泪。“嘀嗒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馥儿,是你吗。”他站起身,看见了地上的那一点泪渍。“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没应,妄想着能多留片刻,哪怕是一瞬,虽看不见眼前人,仅仅闻着他的声音,便是灰飞烟灭亦是无憾了。

        花灵已逝,韶光已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朔郎,保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是留不住你。”他倚在床沿,堪堪合了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依母亲之言娶那金家大小姐,母亲虽多次以死相逼,却也打动不了他。何况,他是知的,母亲怎真会舍了性命。那金家小姐也未过多纠缠,一是因大家之风,二是馥儿一事纵使母亲诸多遮掩却也是瞒不住的。那小姐倒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,也省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    他每日都去厨房取一碗莲子羹,现在他不会去趟厨房就磕磕绊绊到满手伤痕,可那个替他担忧,饮这莲子羹的少女也不在了。他也不饮,摆在桌上。他无事便坐在另一侧,望着莲子羹和他赠予馥儿的同心结。等第二天取了新的热乎的,再自个饮了。给馥儿的怎能随意倒掉。他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 好容易能离开这房子了,每日留于府中不出去看看,岂不负了馥儿。如此想着,他倒也会出去逛逛,代她看尽繁花。

        似这般日子一天天过去,过了几年。连那做羹的厨娘都要告老还乡了。他便自个做了碗放于桌上,味道自是好不到哪去,但自然与他人做的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夜,却是难得早早入了眠,梦中依稀闻见那淡淡的昙香,少女的身影亦是入了梦。他看见那化灰而逝的昙花又点点聚拢,缓缓地绽开。

        次日一早,他早已忘了这南柯一梦,脑海中仅遗留着模糊的念想。只是睁开眼,摆于桌上的那碗莲子羹见了底,桌旁坐着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,她白皙的手指紧紧扣住已经有点发旧的同心结,用浅色的绿眸望向他的方向。笑颜如花,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朔郎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只愿君心似我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定不负相思意。

某只朔:早知道我就早点学会做莲子羹了。
某只朔家的馥:喵喵喵?
(浅笑)朔:这样就能早点见到(媳妇)馥儿你了。
(脸红)馥 心道:其实根本就没关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这样我就能觉得他们有好好在一起了吧

评论
热度(31)
  1. 化鹤归樱味世纪 转载了此文字
©樱味世纪
Powered by LOFTER